第240章 就去se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冯远志听完之后眼睛一亮,但紧接着又变的小心翼翼起来,一脸为难的道:“张校长,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不是没想过,可咱就是平头百姓一个,上访怕是也不招人待见,那于大川不是号称市里头有人么,我真要是上访了被他知道了,扳倒他还好说,要是扳不倒的话,他肯定会报复的!”

这一看,几个人马上回过味来,同时在心里面对大老王暗暗的钦佩,也难怪人家是当老板的,自己是打工的,这看问题的眼光就是不一样,自己这一帮子人都只看这车本身的档次了,而人家却将目光放在了车牌上。

“战武系的岩浆室,那简直就是地狱啊,太痛苦了,我在里面汗如雨下啊。”

林昆呲牙一笑,道:“不是我下手,对付那些恶人就得用恶办法,你规规矩矩跟他们讲道理,他们会听么?就像昨天的那群西域扒手吧,要不是我及时出手,你还不被他们给XXOO了啊。说起来,沈大警花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?”

“师……师傅,救……救我……”附近突然传来求救声,林昆循声一看,马上就发现离他不远的李春生。

手下马上会议,阴冷的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。咣、咣、咣!陡然间三声枪响,子弹将门板打穿,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木头被烧焦的气味,木屑也在空气中飞舞。

林昆哂笑着骂道:“光向我道歉有个屁用,刚才你打谁的主意来着?”边说,林昆脚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,为首的小青年马上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踩的裂了,赶紧哭声的哀求道: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……”

店门口围着看热闹的那些人,多数是不明情况的,也不管谁对谁错,有热闹看就是好事,见眼前可能有一场大戏,一个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色彩。

被打的那名卖货女,一手拿着手机,一边指着林昆道:“就是他打我!”

贾伦和刘汉常,现在都无比渴望,中大夫们踩着五彩祥云闪亮登场,将他们救出水深火热。等真的有了中大夫,不知道,以后厅堂上,多热闹了。贾伦和刘汉常想想众中大夫哭天抹泪劝谏国主的画面,又都一阵汗颜。陆宁看着手中名剌,却是微微蹙眉,上面写的是“清淮军营田副使孙羽”。

林昆此时的心情谈不上生气,倒是有些小小的失落,精心准备的一场生日Party,就这么无疾而终了,他咕咚的灌了两口啤酒,无可奈何的打了个酒嗝。

此情此景,狡辩肯定是徒劳的,林昆突然咧嘴一笑,迎着周围无数道冷冽如刀的目光道:“大家别这么认真嘛,我就是跟你们开个玩笑。”

因为水道的原因,周兵南侵的话,肯定是攻寿州、濠州、泗州等南下的咽喉重镇,攻陷了那些城池,江北之地也就大多沦陷。

第一站是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黑山镇,黑山镇依山而建,以山闻名,背靠的这座耸天大山就叫黑山,黑山海拔1400多米,是辽疆省最高的山峰,素有东北小珠穆朗玛之称,十年前黑山镇还是一个人口不足两千的小镇,但自从来了几个港台的富商在这里投资发展旅游业之后,小镇上的人口每年都呈几何数字暴增,昔日贫穷的黑山镇也变成了辽疆省屈指可数的几个富镇。

少年郎扬着脖子,气恼的看着孙羽:“你们合伙诓我!明明知道我不是他对手,故意来挫我锐气!他在此,又如何?!某就是不降!”

余志坚刚才去了厨房查看狗肉,这时正好返回餐厅,听了王兰的话后,不等林昆回答就说道:“妈,这可不是普通的鹰,是只小海东青!”

林昆浑身一哆嗦,嘘嘘彻底断流了……林昆继续保持着嘘嘘的姿势,他一眼就认出了沈曼,但沈曼显然没有注意他,进来只顾左右观察,最终才把目光落在他身上,但即便这个时候,她也没认出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,就是昨天晚上调戏她的那个混蛋。

在专职服务员的带领下,林昆和小楚澄来到了贵宾VIP的特殊座位,菜单拿上来的时候,小楚澄看着林昆商量道:“爸爸,我们打包好么?”

这七天里,王宝乐虽偶尔也去灵石学堂,不如之前那么拼命,可还是把很多时间放在了修炼太虚噬气诀中,直至慢慢的,他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,在她旁边的小楚澄则是一脸崇拜的表情。其他的三个民警快速的回过神,齐刷刷的掏出枪指向了林昆的脑门,大喊一声:“别动!”拔枪了,围观的人立马眼前一亮,同时纷纷后退,怕待会出现什么差错。



夜,越来越深了,在确定隔着儿子的那个‘流氓’真的睡着了以后,林昆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看着儿子幸福开心,她也打心眼里高兴。

小楚澄嘿嘿的笑了笑,旁边林昆的脑门上已经垂落下无数道黑线,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了混世魔王,但这时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林昆很享受这股子混合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汇聚在自己身上的感觉,比三月里的阳光照在身上还舒服,这是身为林昆老公、澄澄爸爸的特有福利。

楼下飘来了诱人食欲的香味,林昆端着餐盘上楼,林昆的肚子马上又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,好在这次声音不大,被突然的笑声掩盖了下去。“笑什么呢?”林昆奇怪的看着林昆,笑着问她。

沈曼穿着高跟鞋走过来,路过门卫室的时候,礼貌的问门卫大爷校长办公室怎么走,门卫大爷诚惶诚恐的给她指了路,临走前她莞尔的冲大爷一笑,说了声谢,结果差点直接把有心脏病史的门卫大爷给‘杀’死!

大龙顶下的铁匠铺外,站着几个人,录事贾伦、司法佐刘汉常、司仓佐韦敬业、佐史王直等本县胥吏都在。

所有人都被林昆的这份淡定给感染了,心说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,枪指着都不怕?绝对不会是普通当兵的那么简单吧,一定是特种兵!

徒步走向城外,没多久便看见卫兵一队接着一队的在道路上飞驰,显然女武神逃脱的消息已经传开了。行走了三天三夜,祝明朗和女武神才逃回到小桑镇上。

小婢女们,有的却变成黑眼圈,有的打哈欠,而每个婢女脸上,好似都有惶惶之意。王氏,脸色更不好看。周贡已经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,正来回转圈“哦?诸位都来了啊!”陆宁笑着和杨刺史等打招呼。

急诊室。家属等候在外面,林昆躺在诊床上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夫,戴着个厚厚的老花镜,拿着个听诊器在他的胸口上左听听右听听,皱紧着眉头一副深思的表情,从头到尾的听了两遍,老大夫放下了听诊器,看着他说:“小伙子,你这心跳什么的都正常啊,你再跟我说说你哪不舒服?”

面子彻底下不来了,又高又膀的小青年咆哮起来,扯着嗓子就吼叫道:“你这小娘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哥我今天就告诉你了,不跟我们庆哥耍,绝对没你们好果子吃!”

宋哥嘴角马上冷的一笑,“兄弟,你打算开价多少?”说完,不等林昆说话,他马上又接着说道:“我虽然不怎么懂鹰隼,但这只小鹰隼羽毛光亮颜色纯正,而且凶悍至极,卖到黑市上肯定能卖一个大价钱!”